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尊猿礼娜】论青梅竹马被上司潜规则怎么办

论青梅竹马被上司潜规则怎么办
#神脑洞坑爹系列#
#CP尊猿礼娜#
#Misaki视角#
没有问题了,不担心食物中毒的话,撒,一狗!

夕阳如同浅金色的蜂蜜一般泼洒在镇木町的街道上,微凉的秋风拂过八田的脸颊,让他舒服地眯起了眼睛。
站在Scepter4的屯所前,八田无视了蓝衣服们的阻挡一个火球轰开去路径直进入,准备上前去阻拦的人全部被淡岛拦住。
“随他去吧,”金发蓝眸的美艳副长勾起一个表面淡定实则恶劣的笑容,“反正伏见他不在。”
八田抱着滑板一路大大咧咧杀进内部,推开挂着“伏见猿比古”大名门牌的办公室大跨步走进去嘴里还喊着“猴子猴子快看今天排了好久的队买到了最新的游戏……啊咧?”
办公室里空无一人,青组的制服外套随意地搭在椅背上,衣架上挂着的便服已经不见了。
“啊啊啊啊这死猴子跑哪里去了啊岂可修!多亏本大爷好心好意地来找他啊混蛋!”鲜少被伏见放鸽子的八田感觉一股怒气直冲胸口,气呼呼地推开门准备走人却发现走廊尽头是——宗像礼司的办公室。
沉默片刻,八田还是走过去敲了敲门。
蓝衣服的头头……应该会知道猴子去哪了吧。
正想着,门就被打开了。开门的正是穿着笔挺蓝色制服的宗像。
“礼司,是Misaki来了吗?”八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见里面传来自家安娜小公主的声音。“啊,是呢。请进吧,八田君。”宗像微微偏过头朝着里面说话,声音温柔,随即转过脸来看着八田。
八田直愣愣地跟着宗像走进去,直到手里被塞了一杯抹茶才反应过来。
“安安安安娜!你怎么会在蓝衣服的头头这里!”八田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每天下午我都会来礼司这里,出云知道的。”坐在宗像茶室里的安娜淡然地喝了一口草莓牛奶,拿起一颗草莓递给宗像,“所以说,Misaki是笨蛋吗。”“就是这样没错。”跪坐在安娜旁边的宗像吃下那颗草莓,揉了揉安娜的发顶转头看向八田,“伏见君的话,他今天下班后就先去吠舞罗了,似乎很着急的样子呢。”“啊!那个混蛋猴子!要来吠舞罗也不说一声,害得本大爷白跑一趟!”八田顿时炸毛,“谢谢你啊蓝衣服的头儿,那我就先回去了——不许欺负安娜否则我不会放过你的!”说着一边对着宗像挥了挥拳头一边摔门走了出去。
“哦呀,还真是有活力呢,八田君。”宗像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希望Misaki回去看到那一幕,不要对这个世界失去信心才好。”安娜拿起一个草莓团子咬了一口,“礼司,今晚想吃番茄海鲜炒饭。”“好。”宗像低下头看人,神色柔和。
滑着滑板赶回吠舞罗时天已经擦黑了,从酒吧里溢出温暖的灯光把八田心里的不快抹去了一点点。“切,看在那只死猴子这么积极地来找本大爷的份上,就先原谅他吧……”八田小小声地嘟囔着,推开门大声地笑着说:“草薙桑,尊哥,我回来了,你们看见猴子——”在目光看到沙发上的时候,八田石化了。
在那张柔软的沙发上,只穿着一件白色T恤衫的周防压着衣衫不整的伏见,伏见的眼镜已经被丢在了地上,脸上是接吻后才会出现的潮红,嘴唇红肿地不正常;周防听见八田的声音后慢悠悠地转过身看着他,道:“回来了啊,草薙给你留下的晚饭,在厨房里。”声线也比平时低了不止一个八度,而眼尖的八田还发现了他脖子上暧昧的紫红色痕迹。
“啧,原来是你啊Misaki,童贞的话还是赶快去吃饭比较好。”伏见眯起眼看着愣在门口的八田,唇角勾起一个调侃的笑,而周防却只是“呵”了一声,回过头继续盯着伏见的脸,抬手抚上轻轻摩挲。
“啊啊啊啊啊!”八田遭受多次打击的心灵终于崩溃,一把摔上吠舞罗的门滑着滑板一溜烟跑远了。
“啊,这就吓跑了,不愧是童贞Misaki呢。”伏见挑眉。“呵,不管他,我们继续。”周防低下头吻上伏见的脖颈,吸吮留下一个吻痕。
伏见哼笑一声,抬手环住周防的脖子。

评论(9)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