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尊出尊】烟味

烟味
#尊出尊跨年贺文#
#由一支香烟引发的故事#
#不出意外是SE,没错是SE#
#出云回忆为主,尊出场次数稀少#
#其实比较偏向出尊……#

抽出一支香烟,拿出打火机点燃,放进口中深吸一口,让辛辣带着莫名香气的烟雾充盈在整个肺部。
草薙出云靠在吧台上,眯起眼睛。
突然觉得有些寂寞呢。
跨年的夜晚,吠舞罗关门把时间留给大家和家人一起跨年,而懒得回本家的自己,则选择了留守吠舞罗。
“呐,尊,你寂寞吗?”草薙抬眸看向墙上的照片,准确地说是每张照片里都会出现的,那个红发金眸,笑容张扬却神色慵懒的人。
当然,空荡荡的吠舞罗里,没有人会回答他。
草薙勾起一个笑容,为自己倒了两杯Wild turkey,一饮而尽。

他还记得那个人高中时候的样子,明明是自己的学弟,比自己还小两岁,但却已经是那一副冷淡懒散的模样。偏生那人却天生就有一种吸引人的王的气场。还是初中生的十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整天围着周防打转一口一个king地叫着,怎么赶也赶不走。
最后,当周防感受到石板的力量觉醒成为赤之王后,他和十束便成为了吠舞罗最初的成员,最后随着八田伏见镰本等人的加入,吠舞罗才渐渐地热闹起来。
那时所有人喜欢聚在一起听十束弹吉他,而草薙和周防都是相对游离在外的人。每次都是周防懒洋洋地靠坐在沙发上,草薙站在吧台后边擦着心爱的酒杯。但是直到某一次草薙闲着没事翻看十束的照片时才发现,他的目光每次都若有若无地在周防身上流连。
“我很好看吗,草薙。”某一次安娜抽到了游乐场的优惠券,八田和镰本他们都带着安娜去玩,他和周防留在吠舞罗。
正当草薙擦拭着他法国进口的香槟杯的时候,周防突然发问。
“哈?你在说什么啊尊?”草薙惊讶地抬起头看着人,发现周防不知何时已经屈尊从沙发上挪动到了吧台前,鎏金色的眸子紧紧盯着他的脸。“我说,我很好看吗草薙,不然你每次拍照的时候干嘛老盯着我看。”周防破天荒地说了一个长句子,看着草薙的眼神逐渐带上了戏谑和审视。
“这是你的错觉,尊。”草薙也不清楚为何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涌上一股莫名的感觉。
“呵……草薙你啊……”周防扔掉手里的Marlboro,站起身来抓过草薙的衣领吻了下去,舌尖撬开草薙的牙关长驱直入。
是冰蓝Marlboro的味道啊……草薙迷迷糊糊地想。
周防松开草薙的时候两人都有些气喘,周防的前额抵着草薙的,嘴唇几乎贴着对方的嘴唇,用低沉的声音道:“下次要看我,我不介意你光明正大地盯着看。”
“……你这臭小子。”草薙突然笑出声来,一把扯住周防的衣领狠狠地咬住人嘴唇。

这是他和周防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接吻,时间是十束多多良遇害当天的午后。
然后,直到周防因为王剑坠落被杀,他也没来得及对他说一句我爱你。

啊……果然人年龄大了就容易伤春悲秋。草薙从口袋里拿出烟盒,点燃一支。却只是直视着它慢慢燃烧,直到掉落的烟灰烫到他的手指。
是冰蓝Marlboro的气息,一如当年。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