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K同人 唯有时光】Chapter 1

Chapter 1  重来一次又怎样
身为宗像礼司这个人,周防,我想救你。
可惜最后还是没能救得了你呢,真是讽刺。
指间似乎还残留着鲜血滚烫黏腻的触感,闭上眼就会看见那一片鲜艳绚丽的火红在自己面前失去颜色失去温度,变成一片冰凉。
头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已经摇摇欲坠,两次弑王已然让自己到达极限,抬起头看着原本锋利的剑刃渐渐失去光泽,原本闪着光芒的青蓝色宝石也变得黯淡无光。
干脆地拔出天狼星调转刀刃刺进自己的胸口,鲜血流出溅上指间,一样是灼热而又黏腻的触感。
青之王宗像礼司,陨落。
如果能够重来……可惜的是没有如果呢。

清晨七点的空气柔和又清新,透过开了一条缝隙的窗户渗进来。床头柜上的无框眼镜闪烁着冰冷的光芒,室内的温度和湿度都调节地柔和舒适。
枕边终端机设置的闹钟响起,随即就被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拿起按掉。宗像礼司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拿起眼镜戴上。
一切都很自然,但又有什么不对。
哪里不对呢……宗像礼司沉思片刻,猛地瞪大了眼睛,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是浓浓的震惊和了然混合起来的神色。
即将掉落的达摩克里斯之剑、穿胸而过的天狼星、飞溅的鲜血、淡岛世理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是了,他宗像礼司,应该是一个死人才对。他现在应该被放进棺木深深地葬入漆黑冰冷的墓穴里,而不是像现在一样,坐在柔软的床上,拥着温暖的丝被,沐浴着清晨的阳光。
这算是什么?是德累斯顿石板的恶作剧?或许该叫做是恩赐?
拿起终端看了看日期,现在距离十束多多良死亡事件的发生,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一个月的时间,足以用来做很多事情,改变很多既定的事实。
只要十束多多良不死,压抑着赤王力量的“剑鞘”不消失,那么周防尊的力量就不会暴走,这样的话,一切就都不会发生。
宗像礼司翻身下床,裹在墨蓝色睡袍的修长身体被勾勒出姣好的线条,深邃的墨蓝色衬得白玉样的肌肤更加白皙温润,紫罗兰色的眸子里,是青之王独有的,理性睿智的光芒。
今天恰好是周六啊……那么就去那里看看吧。
好久不见的……Homera.
沐浴更衣后的宗像礼司站在穿衣镜前整理着自己的仪容,即使是便装也要穿戴得一丝不苟。黑色的长款修身风衣很好地显示出纤细的腰身,领口露出米色高领毛衣的领子,搭配黑色的长靴。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满意地点点头,宗像礼司走出家门。
天空是水洗过的湛蓝,几缕白云镶嵌在天空上。宗像双手插在衣兜里慢悠悠地走在大街上,享受着难得的闲适和安宁。
忽然,口袋里的终端机响了起来,宗像皱眉,拿出终端机一看,是淡岛世理的信息,邀请他参加今晚的聚餐会。
礼貌地婉拒了淡岛世理的邀请,宗像把终端机收好。正准备继续朝着Homera前行,却敏锐地感觉到街道对面,盯着自己看的灼热的眼神。
宗像皱眉,微微偏过头朝着街对面看去,一眼就看见了对面阵仗庞大的Homera一群人。八田美咲一手抱着滑板一边和草薙出云说笑,而这位二把手一边和八田美咲说话,一边拿出一根棒棒糖来递给穿着红色洛丽塔洋裙的栉名安娜。而被栉名安娜紧紧拉着衣角的人,此刻正紧紧地盯着街对面的那个人。
Homera的老大,赤之王周防尊。
两人的目光交汇。赤之王即使是眼神也是灼热地像要冒出火来似的。相比较而言,青之王也只是抬手推了推眼镜,唇角勾起一个得体优雅的微笑,也不管马路对面的人能否看见,用唇语道:
好久不见,Homera的周防尊。
随机干脆利落地转身,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既然已经见面,那么就没有必要再去酒吧那种杂乱喧闹,环境恶劣的地方了。
此刻的马路对面。
“尊?”栉名安娜拉了拉周防尊的衣角,红宝石般的眸子闪烁着干净的光,“看到……他了吗?”“啊。”周防尊将目光收回,低下头揉揉栉名安娜的发顶,“还真是阴魂不散呢,Scepter4的宗像礼司。”“可是尊看到他……很开心。”女孩的声音柔软稚嫩,却带着果决的笃定。“哈……谁知道呢。”周防尊拉了拉自己黑色皮衣的毛领,唇角勾起一个自己都不自觉的弧度。
“尊哥!我们快点走吧,安娜抽到的游乐场的优惠券,浪费了可不好啊!”八田美咲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伴随着草薙出云“即使成年了也像个小孩子一样呢。”的吐槽,还有八田美咲面红耳赤的反驳的声音。周防尊咧嘴笑起来,拉着栉名安娜的手,加快脚步跟上前面的人。
今天真是令人心情愉悦啊。周防尊心想。
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转动,至于结局如何……嘘,现在不可以说哦。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