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镜影【双宗】

#镜影#
#镜面宗像礼司×原本宗像礼司#
#砂糖脑残文,OOC有,私设有#
#石板被毁之后的故事#
合上手中的文件揉揉额角,宗像意外的觉得有些疲惫。石板被毁后,即使身体里还有残余的力量,体质也终究比不上为王的时候。端起桌上茶杯轻抿一口,宗像的目光转向放在一旁的终端机,闪烁着的光表明有未读的讯息。敛眉轻笑拿起终端划开屏幕,不出意料地看见那人发来的简讯。
晚餐想吃什么,礼司君?
思考片刻后以乌冬面作为答复,宗像起身换好便服走出Scepter4办公大楼。冬季凛冽寒风刮过面颊带来一阵刺痛,使他不由得紧了紧脖颈上的围巾。
路过公寓附近街角的拼图店里发现又有了最新款的极寒地狱到货,兴致勃勃地去挑选了一万片的那种。付款的时候售货员小姐惊讶地说着“同样的拼图为什么要买两套呢,只是一套看起来都觉得头疼呢。”这样的话也只是报以淡然平静的微笑。
当然是因为,有两个人需要啊。
掏出钥匙打开家门的时候毫不惊讶地闻到了海鲜乌冬面的香味,系着白色围裙的人用托盘端着两人份的面条从厨房里走出来,将托盘放在餐桌上便抬步走过来并顺手解下自己脖子上围巾整齐地挂在衣帽架上。
“欢迎回来,礼司君,今天也辛苦了。”那人说话的声线低沉优雅,带着让人安心的暖意。“啊,我回来了。”宗像开口回应,两人的声音一模一样,就像是用磁带翻录的大提琴曲子。
面前的人回过头来看着宗像,两人有着毫无二致的面容和身型,面对面站在一起就如同镜子里外的真实和梦境一般。
这与其说是上帝的恶趣味,倒不如说是石板的恩(wan)赐(xiao)。
在白银之王坠剑毁掉石板的那一瞬间,除了感觉到身体里力量的流失,宗像还听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声音在对他说话。
那个声音说,由于你对我的绝对忠诚,我送你一个礼物。不用感谢我,我是石板。
当时宗像对于此也是一笑置之。因为直到他结束和吠舞罗白米党的所谓胜利狂欢联谊会回到家洗漱完毕上床阖眼休息之前,都没有发生任何事。
直到第二天早晨七点,良好的生物钟使宗像准时地睁开了眼睛。然后他就看到自己足够三个人睡的大床上,躺着另外一个自己。
此时的宗像,才完完全全地感受到了石板满满的的爱意。
就在这时,躺着的宗像睁开了眼,紫水晶一般光芒流转的瞳仁盯着宗像看了一眼,又缓缓笑开。
早安,礼司君。他说,用和自己别无二致的声音。
“喔呀,阁下是谁?”宗像勾唇露出一抹微笑,眼神却是淡漠的冰凉。
阁下是在说笑么,我自然是你。那人说着与逻辑完全不符的话坐起身来,抬手抚摸上宗像的侧脸,用大拇指缓缓摩挲着。
原来如此。宗像对着面前的自己——自己的镜像露出淡然笑意。他轻轻拂下那人放在自己脸上的手,用平静的声线道:“那么以后还请多多指教了,另一个我。”
“喔呀,礼司君居然还会走神。”耳边传来嘴唇的温热触感,宗像这才回过神来。他正坐在自家的餐桌前,手里握着筷子,白炽灯的光打在碗里洁白的面条上泛出柔和的光晕,那人站在自己旁边俯下身说话,嘴唇贴在他耳畔,此刻见他回过神来就顺便给了他一个面颊吻。
吃饭吧。那人在宗像旁边的位子上做好,执起筷子。
“好。”宗像侧过头看着那人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分外柔和的侧脸,觉得整天工作带来的疲惫忽然间就彻底消退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