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黄喻】残爱

黄喻 残爱

♡忘爱症候群梗
♡耍流氓的ABO设定,黄A喻O
♡带一点周喻,小周单箭头,不打tag了
♡SE,虐身虐心,OOC,文力有限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些微微的头痛,脑海里有那么一瞬间是空白的,他甚至还用了一分钟去思考他到底是谁。

愣了一会,他想起来了。

荣耀世锦赛上中国队一路过关斩将最终夺冠,在庆功宴上他似乎昏倒了。

他抬眼环视了一下周围,似乎是在医院里,四周白茫茫一片的布置看上去就觉得刺眼。感觉到右手上一抹柔和的温度,他低下头看过去,发现床边趴着一个人,看上去是睡着了,身上的红黑队服被压得皱巴巴的,眉头紧皱,但和自己十指相扣的手却是紧紧的,一丝也没有放松。

黄少天看着那只与他交握的手,指节修长白皙纤细,但他却莫名觉得有些……厌烦。

他虽然身为一个A,但对于那些甜腻腻软绵绵的O却没有丝毫兴趣,比起O来他更喜欢B甚至是A。而身边这个人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莲花香气,夹杂着雪松的气息,虽是清冷馥郁但还是蕴着些丝丝缕缕的甜,很明显是个O。

重点是,他还在这个O身上闻到了自己信息素的味道。

……靠。黄少天忍不住低声爆了句粗口,试图用尽量温和的动作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可是他还没开始动作,睡着的人已经微微睁开了眼睛,原本带着朦胧睡意的目光在看到他的一瞬变得清明,带着些欣喜若狂。

“少天,你醒了,感觉怎么样?”他听着那人开口,原本应该冷静从容的声线有些发抖。
……不对,他怎么会知道这人该怎么说话的。
心头的烦躁感越来越重了。

“喂我说你谁啊,怎么随随便便叫人名字,真烦。”黄少天不耐烦地甩开他的手,“老叶呢,王大眼呢?他们也是怎么让一个随随便便的人来看着我?喂我说你这是什么眼神啊看上去很恶心啊。”

黄少天看着那人原本欣喜的神色瞬间变得苍白,嘴唇颤抖眼神绝望,像是一朵瞬间凋零的玫瑰。

“少天你……不认得我了?”他听见那人开口。
“本剑圣应该认得你吗你算哪根葱啊,对了你的国家队服是哪里来的啊不会是偷的吧,你身上怎么会有我的信息素味道啊你是个O吧我告诉你啊我对O没兴趣所以你趁早……”突然他的话被打断了,那人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眼底却是浓得化不开的痛苦。

“抱歉黄少,打扰到你了,我这就去找叶领队来。”他眼睁睁看着那人站起身拉开门,绕过堵在门口欲言又止的国家队员,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少天你认真的,你真不知道那是谁?”楚云秀皱眉看着他,神色莫名。“我真不认得,联盟里什么时候有了那号人了?看着就不顺眼。”黄少天撇撇嘴转头向着叶修开火,“我说老叶啊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院啊再待几天我觉得我会疯了的。”“留下来观察几天比较好吧?”李轩提议,略有些犹豫。黄少天和喻文州的恩爱全联盟出名,在O严重稀缺的联盟里这对AO情侣每天闪瞎无数单身贵族,多少人举着火把喊着烧烧烧烧死脱团狗。

但是黄少天却忘了喻文州,他记得所有人,独独忘记了他最爱的那个人。

不仅忘了,还恶言相向。

“休息什么啊休息,我看他挺好的,都有精神作妖了。”叶修轻笑一声看着黄少天,“我说你就别闹了,人文州守了你一整个晚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你就这么报答人家的?”“我和他又没关系,谁求着他守了?说起来那人是个O吧这大晚上的孤A寡O共处一室也不怕人说笑话。”黄少天挥挥手显得颇为不耐。“黄少天,那可是你的O,当年你追喻文州的时候怎么求我们帮你的你都忘了?”王杰希开口,看着黄少天的眼神有点冰冷。

黄少天的神情绝对不是开玩笑,他们不傻,都能看出来。

“好了好了,让他好好休息吧。”苏沐橙出来打圆场,“我们去问问医生,短时间内什么时候可以出院。”“啊啊啊果然还是苏妹子最好了叶不修你学学人家!谢了啊苏妹子!”黄少天对着苏沐橙一笑,露出几颗小虎牙来,一如当年他抱着喻文州时看着他的笑容,暖如灿阳。

众人见状也不说什么,推门陆续出去,唯独周泽楷在出门之前,回过头看了黄少天一眼,对着他说了一句话,一字一顿清清楚楚。

他说:“你不要,那我来。”

黄少天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挥挥手不耐烦地说:“好好好你来你来,荣耀第一人有什么不能来的。”

周泽楷最后一个出门,就看到喻文州一个人靠墙站着,听到他开门的声音抬眼看他勉强地勾起一个笑,眼角微微有些泛红。周泽楷装作没看见的样子,走过去伸手把喻文州揽入怀中。

“谢谢你啊,小周。”喻文州抬手环住他腰,脸埋进人肩头,“借我靠一会,少天还好吗?”“嗯。”周泽楷觉得他说话的时候喉咙有些发紧,信息素也不自觉地散出来些,一点点缠在怀里的O身边,是浓郁的玫瑰花香。

“他还好就行。”喻文州这么说,抬起头拍拍周泽楷的胳膊示意他松开,但周泽楷却把他搂得更紧。

“可是你不好。”周泽楷也把脸埋在喻文州颈窝,声音闷闷的。

“但那又怎样呢。”喻文州突然笑出声来,声线和以往一样温温和和,但周泽楷却偏生从里面听出来十分苦涩,“只要他好,就够了。大不了,回国之后我就退役吧。”

周泽楷没说话,更加用力地抱紧了喻文州。

可是你知不知道,你不好,我也会觉得痛苦啊。

国家队的负责人把黄少天的症状告诉了医生,医生表示这种病症太过特殊他们也未曾见过,只能留院观察再想办法。黄少天表示非常不爽,但国家队其余的人明显不买他的账,他就只能把满腹牢骚发泄在照顾他的喻文州身上。

“喂,我不想吃苹果。”黄少天看着坐在椅子上削着苹果的喻文州,冷声道。“苹果是楚队他们从中国城买的,据说很甜,少天你尝尝看吧?”喻文州手下的动作不停,用一如既往的宠溺语调道。“我都说了我不想吃苹果!”黄少天伸手一把打掉了喻文州手里的水果刀,但却没控制好力道,锋利的刀刃在喻文州手上划了一个大口子,鲜血流出滴在了洁白的床单上。

黄少天看着这场景心头突然一紧下意识地握住喻文州的手,但喻文州却站起身来把手从他手里抽出来,“没关系的黄少,只是小伤,我处理一下就好了。”喻文州从纸巾盒里抽出一张餐巾纸来按在伤口上,还把水果刀上的血迹擦干净将刀收好。“哦没事就好,那你去处理一下伤口吧,顺便叫护士来给我把这里收拾一下,谢谢啊。”黄少天对着喻文州咧嘴一笑,是那种礼节性的笑容,没有任何感情。

在以前黄少天把喻文州当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冻着,喻文州的手哪怕只是被塑料袋勒出一条红印子也会被黄少天捧在手里揉来揉去,嘴里还念叨着“队长队长以后这种拎东西的活就让我来吧你说你本来手速就慢伤了手就更慢了是不是啊文州?”哪怕是发情期两人欢爱的时候,黄少天也舍不得让他受一点疼。

而现在,喻文州看着那人陌生的眼神,听着那人漠不关心的话语,感觉心头仅剩的一丝温度,也随着鲜血一点一点流淌干净了。

看来是伤口太疼了吧。喻文州模模糊糊地想着,不然他为什么感觉不到一点心痛的感觉呢?

他带着受伤的手出去,帮黄少天动作温柔地带上了门,终于还是忍不住靠在墙上哭了出来。他死死咬着嘴唇任凭泪水从眼角滑落,硬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只有血从指尖淌到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喻文州听见自己的心脏发出一阵阵哀鸣,和着鲜血流淌的声响,撕心裂肺。

三天后在黄少天的坚持下他终于出了院。黄少天的东西本来就少,于是只有周泽楷、叶修去医院接黄少天,喻文州等在楼下。

他知道黄少天不想看见他,但他却不能离开黄少天。

多么悲哀。

黄少天和叶修周泽楷一起走出医院大楼,眉飞色舞地和他们说着些什么,在看到喻文州的时候面上神色一下子就变得倦怠,冷淡得很,连装模作样的微笑都懒得给一个。

喻文州却依旧是如沐春风地笑着,走上前去伸手试图接过黄少天手里的包,却被躲开了。

喻文州苦笑,突然神色一变伸手将黄少天一把推开,叶修和周泽楷完全来不及反应,就看见喻文州被突然开过来的一辆车撞飞出去狠狠地摔在地上,鲜血霎时染红了他白色的衬衫。

黄少天呆呆地站在原地,脑海中如同潮水般涌上一幕幕画面。他向喻文州告白的场景,喻文州笑着亲吻他的场景,两人在床上极尽缠绵的场景……很多很多。过多的信息量让黄少天的头疼到爆炸,但他现在却只想狠狠打自己一个耳光。

他居然忘记了喻文州,还对他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做了那么过分的事。

他终于记起了他的爱人。

“文州——!”黄少天不要命似的扑过去一把推开上前抱起喻文州的周泽楷,抢过喻文州的身体将人小心翼翼地搂入怀中,指节从人沾满鲜血的脸上划过一点一点帮人拭净刺目血痕,“文州文州我错了,我不该忘了你你怎么罚我都好求求你不要不理我,你睁开眼看我一眼啊,你最宠我了一定舍不得生我气的对不对……”他一边说着一边摇晃着喻文州的身体,但也只能眼睁睁地感受着温度从喻文州身上渐渐流逝,原本温热的指尖一点点地失去温度,变得冰冷。

黄少天愣愣地被叶修和周泽楷拉开,愣愣地看着喻文州被抬上担架又送进医院,愣愣地跟着国家队众人一起等在手术室外,愣愣地看着医生出来面带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们尽力了。

喻文州被推了出来,盖着白色的布单。黄少天上前轻轻揭开单子,看见喻文州已经被清洗干净的脸。他的发丝看上去还是那么柔软,唇角似乎还带着淡淡的笑意,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可是黄少天知道,他永远也不会醒过来了。

再也不会有人用那般三分宠溺七分爱意的声音喊他少天,再也没有人能放弃休息时间陪他练习PK,再也没有人能忍受他的喋喋不休和任性。

黄少天弯下腰抱住喻文州哭了出来,无助地像个孩子。喻文州没有像以往一样伸手回抱他柔声安慰,他觉着喻文州冰冷的体温才反应过来,原来他已经死了。

那一瞬周围所有人仿佛都不存在了,天地间就剩下了他们两人。

蓝雨队长喻文州因意外逝世,副队长黄少天接任队长职务。

黄少天的能力极强,没用多久就改变了蓝雨的战术风格,和喻文州在时完全不同。而且他也接过了战术指挥的任务,和喻文州的指挥风格也大相径庭。

但是蓝雨的队员们都觉得黄少天变了,他不再像以前那样活跃跳脱动不动就PKPK,话也明显少了,更多的时候就拿着笔记本写写画画,和人说话时也是温言款语笑意柔和,只有在操作夜雨声烦的时候,眉目间才会偶尔染上以前的一点的锋利。

他把自己,活成了另一个人的样子。

评论(14)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