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周喻】身骑白马

周喻 身骑白马
♡喻文州性转预警,雷者请自动避雷!
♡私设一大堆,OOC到没朋友,夹带一丢丢翔橙和杜柔。
♡梗来源于徐佳莹的《身骑白马》,还有前几天空间疯传的那个“我的男朋友会脚踏七彩祥云带着全套的圣罗兰方管圆管来娶我。”
♡诸君,圣罗兰口红有毒,一买就停不下来。
♡楷楷这样的男票请给我来一打。

特别关心铃声响起的时候,周泽楷正拿着平板刷微博,就被突然跳出来的QQ弹窗吓了一跳。

喻文州转发了一条动态。虽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喻文州基本不在空间发动态,更别说转发了,这事本身就不大寻常。

周泽楷爆手速打开那条动态,发现是一个微博截图,配图是两个看上去就很高大上的黑色丝绒盒子,里面整齐地码放着一排金色的管状物,配字是“总有一天我的男朋友会脚踏七彩祥云带着全套的圣罗兰圆管和方管来娶我。”

盒盖上YSL三个金色字母闪闪发光。

楚云秀和苏沐橙第一时间点了赞,楚云秀还留言说“很好,再来一套镜光唇釉和一套黑管唇釉就可以嫁了。”

苏沐橙艾特了周泽楷。

周泽楷哪知道圣罗兰为何物,于是立刻去百度一圈了解大概之后就干脆利落地登录了圣罗兰官网。

——然后就对着网页开始发呆。

周泽楷喜欢喻文州,这是全联盟公开的秘密。

周泽楷在训练营里就听说过这位蓝雨队长的大名,不仅仅因为她是联盟唯二的女队长,更是因为她本身的能力。有着手速过低这种致命的缺陷,却凭借着高超的战术素养和缜密的心思成为联盟四大战术大师之一,硬生生跻身全明星的行列,还带领蓝雨获得第六赛季的冠军,真正成就了蓝雨豪门战队的名头。

周泽楷也说不上来自己是怎么喜欢上喻文州的,可能是那一次他在第九赛季夏休期时和喻文州在S市的街上偶遇,喻文州说她一个人来S市散心顺便去逛逛迪士尼乐园。他还记得那天喻文州穿的是浅蓝色的雪纺连衣裙,黑色的长发编了几股小麻花辫又绑了个马尾,妆容精致素淡,一眼看过去只觉得精致舒服。然后喻文州对着他弯眸一笑,温声道:“不知道S市有什么好吃好玩的地方,这几天我可能要频繁发短信叨扰小周了。”

然后周泽楷就成了喻文州的专职地陪,陪吃陪玩小心周到地照顾了她三天。三天后喻文州在登机之前还和他开玩笑说小周这么贴心,以后不愁找不到女朋友了。

在微博上要给周泽楷生猴子的女粉丝连起来能绕地球三圈。然而周泽楷就把喻文州装进了心里,小心翼翼地守着,念念不忘。

这个过程就像是等待一株昙花盛放,充满了希冀,渴望,但却又怕那花太脆弱很快凋零。

甜蜜的折磨。

总算是回过神的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把圣罗兰官网收藏起来,然后想了想,点开江波涛的头像,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江波涛回复地很快:“小周你看到喻队的动态了?想要买给她?”

“嗯。”周泽楷敲下一个字加一个标点,又觉得这可能表达不出自己的意思,随即补充,“但是……不会。”

周语十级的江波涛立刻理解了周泽楷的意思,心道我也不会挑唇膏啊在大多数男人眼里唇膏恐怕都只有大红浅粉玫红橘色的区别吧,更何况像他们这种电竞宅怕是连直男都不如。但是队长的忙又不能不帮,尤其是这种关乎到两支战队建立和谐友好往来关系的大事。江波涛想了想:“要么小周你去问问楚队或者苏沐橙,她们都是女的应该能给你些建议,要不然就是方明华,不过他夫人的年纪和喻队的差距可能有些大,参考价值应该不高。”

周泽楷回了一个谢谢过去就赶紧点开了楚云秀的对话框,刚刚发过去一个在吗对方就秒回了,丢给他一个微博的链接,又附送一句“不客气,如果实在挑不出来all掉就可以了。”

周泽楷点进去,里面是微博某知名美妆博主的圣罗兰唇部彩妆的试色合辑。

周泽楷只看了几个就觉得头昏眼花像是患上了色弱和色盲,硬着头皮看完关掉网页按了按太阳穴,好看的眉毛皱成一堆。

西柚色太粉嫩,樱桃红又太鲜艳,玫瑰色过于妩媚,橘红过于出挑,竟然找不出一支在他心目中适合喻文州的颜色。

周泽楷很纠结。一直纠结到第二天训练的时候,训练的时候不准把手机带入训练室,周泽楷就只能凭空想象。其他人看起来就是一副周泽楷为情所困声色怅然的样子。

路过的脱团狗方明华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给他顺毛:“口红嘛,随便挑一支顺眼的送出去就好了,喻队那么善解人意不会太在意这些的。”

送出去不能用那不是浪费钱。周泽楷撇撇嘴没说话,眼角余光发现孙翔和杜明都不动声色地凑了过来。

“苏沐橙,用什么。”于是周泽楷偏过头看着孙翔,一脸认真。“啊,这种东西我从来没买过的。”孙翔挥挥手,“万一买错了不喜欢还要又退又换,多麻烦。”

“所以一般都是她挑好了放在购物车,我帮她清。或者她告诉我色号,我给她上官网买。”孙翔最后补充一句。

杜明的暗恋之路比自己还漫长,周泽楷决定直接跳过他,思来想去就只剩下了一个办法,直接问本人。

“这样会不会显得太没有诚意了?”军师江波涛出谋划策,“孙翔和苏沐橙已经交往了,这样是可以的,但是小周你在追喻队,就不太合适了。要不然就看看网上哪只评价好就买哪只吧。”

周泽楷抿抿嘴没说话,脑海中自动浮现楚云秀告诉他那句话。训练结束回宿舍后他直接打开官网,圆管方管唇釉所有色号全选加入购物车,又看见了提供的刻字服务想了想选择刻一个爱心,能明显表达自己的意思又不显得太冒昧。

付款过后就是一个等,手工刻字的工期不长不短,等到周泽楷收到寄来的盒子时已经过去近半个月的时间了。当他拿着四个盒子走进宿舍楼时所有看到的人都呆滞了,杜明盯着他看了半晌猛的冲进宿舍,周泽楷在门外都能听见他拖椅子开电脑的声音。

周泽楷微微笑出声,拿出手机定了第二天去G市的机票。

喻文州在训练的时候听到周泽楷站在门外的消息手一抖差点把一杯热茶泼在键盘上。她垂眸思考片刻后勾起唇角,对于这其中关窍已然想明白了八九分。

多半和自己那天转发的动态有关。

但其实她那天真的是因为好奇随手一转,没想到周泽楷就真的上了心,还处处打听。楚云秀和苏沐橙都和她叨咕过这事,但喻文州也一直保持着不温不火的态度,带着些刻意的不关心和不在意。

但说不感动,不开心,也是假的。喻文州平时对这些东西了解不多,加之身为战队队长要保持稳重的形象她一直都化淡妆,唇膏也都是裸粉豆沙一类不会出错的颜色。但偶尔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会想试着换个风格。

喜欢打扮是女孩子的天性,这话喻文州以前不信,但自从她发现她开始对周泽楷上心的时候,她就不得不信了。

那种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在意的人面前的心情,大抵每个人都是如此吧。喻文州不自觉地笑出声来,眼角眉梢里全是柔和的暖意。

周泽楷站在蓝雨战队大楼前,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没关系,到时候就说是来送礼物的。他这么安慰自己,抱着盒子的手微微收紧了些。然后他就看见喻文州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大堆看热闹的蓝雨队员,为首的黄少天对着他挤眉弄眼比着口型,但他无声说话的速度比刷文字泡的速度还快,周泽楷看不清楚,也就无视了。

他看着喻文州走到他面前,微笑着说小周来找我有什么事吗的样子,心里头就像是揣了只兔子一样,他甚至听得见自己扑通扑通的心跳声。周泽楷深吸一口气,把手里抱着的盒子举起来递到喻文州面前,四个装满口红的大盒子重量不轻,他的手微微有些发抖,但却坚持不肯放下来。

“嗯……身骑白马,脚踏七彩祥云,带着这些,来……来……”周泽楷一开口就想给自己跪下,荣耀场上一往无前杀伐果决的枪王此刻却局促地像是站在办公室里和老师谈话的小学生,一层薄红从耳边缓缓透出来,周泽楷感觉到自己面上开始发烫,却还是强迫自己抬起头来,看着对面笑意盈盈的喻文州,一字一顿道:“来娶你。”

“好啊。”喻文州干脆地点点头,接过他手里的大堆东西递给身后看热闹的群众们,又回过头看着周泽楷被他原地愣住的样子逗笑了,“小周你想什么呢,不进去坐坐吗?先谢谢你的礼物啊,我觉得我这辈子都可以不用买口红了。”

“嗯。”周泽楷面上漾起一个笑,看着喻文州认真地说:“男朋友,也是。”

放下西凉无人管,我一心只想王宝钏。
            ——徐佳莹《身骑白马》

评论(1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