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雾沉沉

私自爱上了不该事,令爱延续是成了错事。

【黄喻】西洲曲

黄喻 西洲曲

♡因为买了莲蓬自己剥着吃自娱自乐很开心所以得来的脑洞。
♡觉得唇角含着笑意给上火的烦烦剥莲子的文州一定很苏所以就写了。
♡二人已经退役私设,夹带一丢丢韩张,同时我们假设那时中国已经通过了同性婚姻法。
♡西洲曲嘛,脍炙人口,具体含义大家都懂得的啦。
♡黏黏糊糊,甜甜蜜蜜,粉红色的恋爱日常故事,用人格担保不虐。

“西湖美景,三月天呐,春雨如酒,柳如烟呐……文州文州你快点啊我们不是要去花港观鱼嘛那么多白白胖胖的鱼你就不心动吗那可是鱼啊fish——你知道吗?”黄少天手拎知味观的打包袋,嘴里还嚼着一块糯米藕因此说话有些含含糊糊的。“现在已经是秋天了,少天你慢一点,鱼跑不了的它们都在池子里……”喻文州表示心很累,他一只手被黄少天拽着,另一只手还拿着装定胜糕的塑料袋。

第十四赛季结束,喻文州作为黄金一代最后一名在役选手退役,自此荣耀联盟就职时间最长的队长也离开了赛场。这位队长带领蓝雨战队获得了第六、第十一、第十四三个赛季的冠军,真正成就了蓝雨豪门战队的名头。

早两个赛季退役的黄少天表示十分开心,因为喻文州退役以后就有大把的时间能够分给他,两个人就可以在一起做很多酱酱、酿酿、酱酱酿酿的事情。

黄少天表示他的冰雨已经饥渴难耐,迫不及待地想要和自家队长好好交流一下感情。

只能尽情看不能痛快吃的日子终于结束,通往幸福生活的康庄大道就在眼前,黄少天当即就去买了最新的ky和套套,打算和他亲爱的队长芙蓉帐暖度春宵从此队长不早训。

然而冯主席高冷一笑,表示,黄少天你还是图样。

于是在喻文州退役的第二天,联盟总部就寄来了给喻文州的聘书,邀请他就职联盟管理层。于是喻文州只得在用尽九牛二虎之力以及洪荒之力哄好炸毛暴走的黄少天之后,拎起小行李箱飞去B市。

眼看着两人就要从禁欲同居转变为异地恋爱,然而黄少天邪魅一笑,表示,冯宪君你还是图样图森破。

喻文州走的第二天黄少天就关掉了他开在蓝雨俱乐部门口的那家荣耀周边店,提着他那一大堆抱枕浴巾手办挂件等等小零小碎飞往B市,和王杰希商量了好多天才让他帮忙在联盟总部办公楼附近盘下了一个店面。自从这件事之后王杰希把黄少天整整拉黑了半个月,包括QQ微信和电话,并且一听见电话铃声响起就会条件反射地把手机往外扔。

当然这一切都是背着喻文州进行的。刚进联盟的喻文州要忙着适应环境和熟悉工作,每天都是脚不沾地,黄少天自然舍不得让他操心。直到半个月后的某一天他提着公文包神色疲倦地走出办公大楼,就看见门口的某家店铺门前听着一辆十分眼熟的银色宝马X5,黄少天凹了一个十分骚包帅气的造型靠在上面,感觉到喻文州靠近的脚步他抬起头来和喻文州对视,琥珀色的眸子里洒满了夕阳的余晖,闪闪烁烁像是汪着一捧碎金。

“欢迎光临,小店刚刚开业有买有赠送完即止啊,买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纪念版手办送剑圣香吻一枚心动了吗那就赶快行动啊你说对不对啊喻文州先生?”黄少天对着喻文州咧嘴笑着露出雪白的牙齿。“啊,这样的赠品不是很丰厚呢。我要好好考虑一下。”喻文州伸手松了松领带又解开了袖扣,几部走到人面前站定。黄少天自动自觉自发地伸手搂住了喻文州的腰,微微偏头靠近人脸侧嘴唇贴合在他耳垂轻声说话,呵出若有若无的热气撩得喻文州整个耳朵都开始泛红:“哎呀那这就难办了啊剑圣的香吻都觉得吃亏那就只能赠送剑圣本人了啊你看这个行不行?”“好的,成交。那我们先……少天!”喻文州的话被黄少天舔舐他耳垂的动作打断,他伸手推开黏在他身上的大型柯基拉开车门在副驾驶座位上坐定之后挑眉看向黄少天:“那么现在跟我回家吧,我的剑圣?”“遵命,我的王。”黄少天勾唇一笑,眼底的神色炽热又迷人,他拉开驾驶座坐进去,给自己扣好安全带之后俯身去给喻文州系,同时喻文州也用双手捧住了黄少天的脸颊轻轻摩挲,两人目光相对,都看到了对方眼底浓得快要溢出来的情意和眷恋。

同时还有那句没说出来的,我回来啦,欢迎回来。

两人交换了一个顺理成章的绵长亲吻,路过的张新杰看到停在名叫“BR”的荣耀周边店面前的车双眼微眯。他抬手推了推眼镜拿出手机拨通了韩文清的电话,在对方还未开口时抢先说道:“队长,我觉得我们可以改变一下以前的计划,我想提前申请我的年休假期,大概就是这几天。”

正值初秋,万物成熟,繁衍生息。于是就有人说,秋天是个发情的好季节。

将近一个月没有亲热过的情侣干柴烈火起来的热情足以燎起一片熊熊烈火。两人酣畅淋漓地滚了几乎一晚床单后相拥躺在床上,黄少天就看着喻文州将一直挂在脖子上的黑色绳子取下来剪断,把挂在上面的戒指戴在了左手的无名指上:“现在不用打比赛,总算是可以把这个东西拿出来了。”喻文州把玩着黄少天的左手,无名指上也有一个简洁的银色圈环,上面镶嵌着一颗小巧的蓝钻。

和自己手上的戒指一模一样。

爱虽然不言心明,但也需要一些小小的的细节来向全世界宣布,这个人是属于我的,你们不管有多不服气也只能祝福,无权置喙。

黄少天低笑出声,抬臂揽住喻文州的肩把人揽入怀中。他在私下和喻文州相处的时候话并不多,尤其在床上时更甚。但喻文州就喜欢他这样,锋利危险又该死的性感迷人,仿佛一把开了刃的宝剑,散发着幽幽的蓝光。

于是第二天黄少天就开始策划两人的蜜月旅行,喻文州也不想拂了黄少天的意就向冯宪君请今年的年休假,却刚好和张新杰撞在一起。冯宪君心道你俩都走了那联盟让谁来管,权衡一下就只准了两个人八天的假期用作放松,不算入年休假里。

黄少天不高兴了,黄少天有小情绪了。只有九天的时间像是斯里兰卡啊马达加斯加啊普罗旺斯一类的地方肯定是去不了了,就只能在国内转转。然后喻文州随手指了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说要不我们去这里吧。

然后两个人就开始对着H市的旅游攻略大眼瞪小眼。

话休絮烦,第二天两人就买了机票飞往H市萧山机场,直到下了飞机黄少天还在念叨这次旅行可千万别碰上叶不修啊要不然那可得多扫兴也就别玩了吧啦吧啦诸如此类,而喻文州表示以叶修的德性现在保不齐是在B市勾搭王杰希呢,不一定能碰得到,所以不必担心。

于是两人在西湖边上的某家酒店直接包了八天的蜜月套房,开房时前台的接待小姐拿着两人的身份证用一种及其诡异的眼神看了他们一眼,随即从身边的包里摸出一个粉色的盒子连带身份证一起递给了黄少天,还比划了一个夸张极了的fighting的手势。等到黄喻二人放好行李洗完澡安顿下来之后打开那个盒子一看,里面安静地躺着一支玫瑰香味的ky,还带有少量的那个啥的作用。

喻文州表示他什么也不想说。而黄少天就借此机会一个饿虎扑食般扑倒了他家队长,一边利索地解着人睡袍的腰带一边开心地说着队长我们不要辜负人家一片好意。

于是假期第二天,喻文州在酒店的床上躺了一天,黄少天当牛做马亲自伺候饮食起居。

到了第三天两人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拿着地图开始四处溜达,吃喝玩乐两不误。微博这几天的动态都被黄少天承包,在汇报行程晒吃晒玩的同时还不忘拉着喻文州秀恩爱。

于是在某次黄少天po出两只拿着乌云冰淇淋的手时,眼尖的粉丝就发现了两人无名指上的戒指。然后黄少天在回复里大大方方地承认了这就是婚戒。

于是庙粉们都沸腾了。联盟里所有选手都举起火把开始烧这一对秀恩爱就算了居然连婚都结了的狗男男。黄少天每天心甘情愿地在微博上舌战群儒痛快得很,身边还有最亲爱的人陪着吃陪着玩陪着睡,剑圣表示自己简直是人生赢家啊有木有。

然后黄少天就乐极生悲地,上火了。嘴角都被烧烂了,每天疼地呲牙咧嘴。

他疼喻文州当然也心疼,西瓜霜喷雾银耳雪梨汤等等降火宝物一一祭出但却也无甚作用。黄少天本人倒是没什么可在意的,依旧该吃吃该玩玩,然后喻文州也就释然了,顺便以黄少天上火多半是心火太旺为借口停了他每晚的啪啪啪。

黄少天什么也不想说。

某天晚上当二人吃完虾肉馄饨慢悠悠走回酒店顺便消食的时候,在过天桥时喻文州突然看见了好几个卖时令水果的小摊贩,上面都摆着几支青翠碧绿的莲蓬,还带着些水珠。卖水果的阿妈殷勤地对喻文州说,饱满新鲜的啊,绝对又甜又嫩。

喻文州心下一动,买了五个莲蓬。回到酒店以后让黄少天先去洗澡,自己一个人坐在桌前慢慢地剥着。

于是洗完澡的黄少天出来以后看见的场景就是喻文州微微低着头,手里捏着一颗碧绿的莲子用指甲在上面抠了几下就剥下来一小块厚厚的皮,旁边的小碟子里已经装好了十几颗剥好的莲子,白生生地如同象牙白玉。黄少天赶紧过去抢下喻文州手里的莲子扔到一边拿起他手仔细地看着,原本干净的指甲缝里已然染了些绿色的汁液,食指的指甲已经有了一点裂开的伤痕。黄少天把喻文州的手指含进嘴里舔了半天才松开,嘴里又开始念叨起来:“文州啊剥这个东西那么伤手你就让我来嘛,你看你的手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真是的你不知道本剑圣会心疼嘛……”“既然都会伤手,那伤谁的手都一样,更何况……”喻文州微微弯下腰靠近蹲在地上的黄少天,伸出舌头在他唇瓣上轻轻舔过,“少天现在这样,我想吃你都不方便呢。”“到底是谁吃谁啊,文州,嗯?”黄少天顺势站起身来将人打横抱起扔到柔软的床上自己俯身压了上去,“既然文州那么想吃我我们先来吃加餐好了莲子什么的等到明天再说啦再说啦你说好不好嘛文州文州?”“少天你再胡闹,明天我就不帮你剔莲子心了哦。”喻文州伸手呼噜了一下黄少天的发顶,语气里却没有几分威胁的意思。“哎呀这种小事情本剑圣怎么会在意呢良药苦口嘛再说啦文州你自己就已经足够甜了吃一口再苦的东西也就不怕了呀,对了对了文州啊——”黄少天含住他的嘴唇吮吻几下才微微松开,嘴唇贴着嘴唇和喻文州说话,“你们以前有没有学过这首诗啊叫什么来着,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下几句是什么呀什么呀我突然不记得了文州你告诉我好不好啊?”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的笑容原本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下来,他抬手环住黄少天的脖子,用一种及其放松慵懒的语调告诉他:“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置莲怀袖中,莲心彻底红。我回答的对不对啊少天大大?”“回答正确,一百分。奖励剑圣的吻一个。”黄少天低笑出声含住喻文州嘴唇,感受到人温柔的回应就用舌尖撬开人牙关长驱直入,伸手关掉了床头的顶灯。

你就是被南风带来的美梦,借着西洲的莲香,氤氲在我的脑海和身体里,从此再也挥之不去。

至于两个人会不会浪费掉又一天的出游时间,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反正两位表示,待在酒店的空调房里也挺舒服的。

评论(2)

热度(31)